[董监高]A股陷“问责高潮”,为何问责高管名单

  隋伟简历

  非独立董事换了一遍后,乐视网的监事会成员也全部辞职了。

  杨晴简历

  隋伟,男,1986年2月出生,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中国人民大学学士。曾任职于中国免税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财务部;德勤华永会计事务所审计部,2017年6月入职乐视网财务部。

  今年7月4日,职工代表监事李涛也已经辞职 。随着隋伟和杨晴的辞职,乐视网第四届监事会也已经全部清空,等待新成员的加入。

  7月12日晚间,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300104,乐视网)公告称,该公司监事会于2019年7月11日收到非职工代表监事隋伟、杨晴辞职报告。隋伟、杨晴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第四届监事会非职工代表监事职务,辞职后不再在乐视网担任任何职务。公司监事会充分尊重隋伟、杨晴的个人意愿,接受其辞职申请。隋伟、杨晴原定任期至2021年10月14日。截至本公告发出日,隋伟、杨晴未持有乐视网股份。

  查阅此前公告可发现,隋伟、杨晴是在2018年10月15日,乐视网第四届董事会换届完成时担任的监事会成员。

  在过去大半年时间里,乐视网已经经历了包括董事长刘淑青在内的多名董监高成员的离职潮。乐视网第四届董事会的4名非独立董事刘淑青、李宇浩、张巍、陈浩,也已经全部辞职或提出辞职。

  乐视网的公告提及,隋伟、杨晴辞职将导致公司监事会成员低于法定最低人数,因此,其非职工代表监事辞职将在公司股东大会选举产生新任非职工代表监事后生效。在此之前,隋伟、杨晴将按照有关规定继续履行非职工代表监事职责,不会影响公司经营管理工作的正常推进。

  杨晴,女,1983 年出生,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2005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英国语言文学专业,取得学士学位;201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取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2015 年1月毕业于Fordham大学法学院,取得银行金融公司法法律硕士学位。曾就职于联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等企业任法律顾问职务,持有中国法律职业资格证。现任乐视网资本市场部投资总监。

  附:

  另外,2018年度审计报告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也是高管对年报质量持否定意见的理由之一。基于违规对外担保、关联资金往来、未决诉讼、股权收购、持续经营等问题,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称无法获得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

  同样是质疑公司年报的真实性,ST康得新董监高们人数明显更多,且言辞更为激烈。在年报发布当日及之后,独立董事及董事会秘书随即辞职。

  对比2017年年报情况来看,中注协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4月30日,3450家上市公司被出具了无保留意见审计报告,36家被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17家被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相比之下,今年各家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工作明显从严。

  赫美集团:总经理怒斥管理不善

  与其他公司敢于直言的董事、董秘等不同,赫美集团由总经理于阳率先自曝家丑,此外副总经理、财务总监、会计主管人员纷纷揭竿而起,对公司年报内容表示质疑或撇清责任。

  (4)公司涉及多项诉讼,主要银行账户、子公司股权、多处房产、土地及设备被冻结,大量逾期债务,但公司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务;

  云中隼

  不难发现,除了公司自身存在问题、个人原因未实际履职等原因外,公司年度审计报告被出具非标意见也是各家董监高提出异议的最常见原因之一。

  在内部控制鉴证报告中,会计师事务所认为赫美集团存在5个重大缺陷:

  5月6日,中注协发布上市公司2018年年报审计情况快报(第九期)显示,截至2019年4月30日,40家事务所共为3604家上市公司出具了财务报表审计报告,其中,沪市主板1461家,深市主板472家,中小企业板927家,创业板744家。

  公开信息显示,赫美集团控股股东为汉桥机器厂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于1995年,性质为外商控股。目前,汉桥机器厂持有赫美集团49.28%股份。

  ST西发:

  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上交所全年发出纪律处分和监管关注函件分别为78单和80单,涉及89家上市公司,462名董监高和8名中介机构相关人员。全年共发出公开谴责32份,公开认定22人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监高。其中对违规性质极其恶劣的5名责任人公开认定终身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监高。

  39家上市公司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报告

  *ST华信:

  继田中精机董事龚伦勇直言公司年报为“虚假记载”后,掐着最后时点披露年报的赫美集团(现*ST赫美)成为近期市场议论的新热点。公司总经理、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等高管纷纷表示:无法保证公司年度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

  越来越多董监高"揭竿而起",直怼自家年报:无法保证真实准确完整,121份年报被会所说NO

  公告显示,对ST康得新2018年年报表示无法保证内容真实准备完整的董监高包括:三名独立董事、1名副总裁、2名董事、3名监事(含职工监事)及董事会秘书,合计共10人。

  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董监高选择在年报中“说真话”,“无法保证年报真实、准确、完整”已成为年报“流行语”。

  5月6日晚间,ST康得新再次公告称,董秘杜文静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一切职务。在年报中,杜文静的异议点在于:1.公司2018年度财务报告,被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非标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2.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目前尚无结论。

  (2)违规使用公司公章为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对外担保;

  不难发现,除公司自身存在问题、个人原因未实际履职等原因外,公司年度审计报告被出具非标意见也是各家董监高提出异议的最常见原因之一。非标报告是指注册会计师对财务报表出具的非无保留意见或带有解释性说明的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非标报告可以反映上市公司财务信息质量及信息披露情况,历来受到财务报表使用者的重点关注。

  从审计报告意见类型看,有3484家被出具了无保留意见审计报告(其中,50家被出具了带持续经营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审计报告,50家被出具了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审计报告),有82家上市公司被出具保留意见审计报告,有39家上市公司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审计报告。

  (5)公司投资管理不善,导致赔付大量违约金。

  监管从严,董监高忙撇清关系

  伴随着监管部门对年报审查处分力度不断加强和对违规行为的从严监管,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董监高选择在年报中“说真话”,避免惹祸上身的情况发生。

  由于会计师事务所专业程度更高,且审计结果需公开披露,因此审计报告结果也成了董监高判断年报质量的重要参考内容。

  ST秋林:

  董事旺堆等4人申明:本人无法保证本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对议案表示弃权。理由包括:年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会议前两天收到相关议案,且时间仓促,不能做出判断等。

  截至4月30日,其中,82家上市公司被出具保留意见审计报告,39家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审计报告。根据此前证监会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年报非标报告中,保留意见(37份)和无法表示意见(21份)的报告共58份,2016年仅27份。也就是说,2018年保留意见和无法表示意见的非标报告数量同比增加了109%,也超过了2016年和2017年两年之和。

  来源:券商中国

  年报季刚刚结束,对于年报质量的质疑和问询正在继续。有意思的是,在监管部门和投资者们尚未提出意见之前,上市公司董监高们却率先对年报的真实性发难。

  对于否定赫美集团年报真实性的理由,于阳表示,由于公司债务纠纷及公章管理不善,其无法确定是否尚有未经过董事会审议但对公司可能产生重大影响的合同及协议。

  由于上市公司年报披露中“靓女先嫁”的传统,在82家被出具保留意见的上市公司中,有69家诞生于最后一周(4月26日-4月30日);同样,最后一周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上市公司多达36家。

  (1)疑似关联方大额资金往来;

  在董监高异议声明部分,杨光裕、张述华、陈东三名独董对公司账面在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的122.10亿元存款提出强烈质疑,原因是这笔存款既不能用于支付也无法执行,并且北京银行西单支行曾经口头回复可用余额为零。“我们从任职的第一天起就反复要求管理层采取一切手段弄清这笔存款是否存在,但很遗憾至今才启动投诉程序,并准备进行诉讼”。

  券商中国记者根据近期公告不完全统计,对公司年报的“真实准确完整”表示无法保证的董监高大有人在。除赫美集团、ST康得新、田中精机外,航锦科技、*ST华信、ST西发、ST秋林、银鸽投资、文化长城等多家公司的年报也遭遇了董监高的撇清。

  独立董事付仁辉无法保证公司2018年度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也无法保证公司2018年度报告不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并对公司2018年度报告不承担个别和连带的法律责任。理由是:1、相关材料送达时间太晚,未有充分时间进行审阅;2、公司持续经营存在重大不确定性;3、关联方名单潜在不完整性导致本年财报期初数可靠性无法保证。

  董事侯勇等12人表示,原则同意披露2018年年度报告。但“考虑到公司董事长、副董事长仍处于失联状态,公司黄金业务板块巨额应收帐款、存货以及关联方、关联关系和资金占用等情况的核查尚未结束,会计事务所对公司年度财务报告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故我们认为报表数据及部分年报内容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因此我们无法保证本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和完整。”

  此外,独董们对康得新子公司对外签订的一系列委托采购设备协议同样提出质疑:“为什么要委托采购而不直接采购?为什么要预付这么大一笔资金,这还叫预付款吗?合同中为什么没有约定交货日期?预付款项后对方一直没有交货,前管理层为什么没有采取措施?”

  在一系列质疑之下,在年报发布当日,ST康得新披露了独立董事陈东的辞职报告,称其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独立董事及董事会下设各专业委员会委员等相关职务。

  5月8日晚间,*ST新亿发布2018年年报称,公司实现净利润985.63万元,同比下降3.7%,鉴于公司2018年度经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述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股票交易被继续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在赫美集团2018年年报中,多位高管表示,“无法保证公司2018年度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

  而在“公司治理”一节中,对该问题的描述则更加直白:由于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规范运作意识淡薄,凌驾于内部控制之上,公司相关经办人员无法抵制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的压力,未能有效执行公司内控制度,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未通过上市公司决策程序,擅自决定对外担保及签署未入公司账面资金的借款协议等违规事项发生。

  康得新:独董、董秘轮番出走

  (3)违规使用公章签署借款协议,资金未流入公司,形成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

  在深交所方面,2018年共对24家上市公司及166名相关责任人予以公开谴责处分、对61家上市公司及435名相关责任人予以通报批评处分,,有1家企业高管被深交所公开认定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监高。

  艾希曼麻木而庸俗,除了纳粹政府灌输给他的意识形态之外,根本就没有对事物进行独立思考和评判的意识和能力。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一个如此普通的人会作出如此邪恶的举动呢?阿伦特给的解释是“平庸之恶”。

  最近还有几家上市公司董事长被抓了,原因各异,但都是涉嫌刑事犯罪。比如张朋起、黄作庆被指日常经营活动中长期存在违法行为,搞得两家上市公司落到如今被ST的窘境。投资者不禁要问,这些上市公司的董监高们难道对董事长的违法行径一无所知?有没有履行监督职责呢。

  这种“恶”表现出来的是不思考对错,不明辨是非,不承担责任,为一己之私而背弃道德与法律。这样的“恶”并非惊天动地,而是不动声色的,并非显而易见的,而是隐晦含蓄甚至深藏不露的。

  要旗帜鲜明地抵抗“平庸之恶”

  那些造假的上市公司中的董监高们,即便只是“奉命行事”,或者只是对造假行为起到辅助作用,甚至于,虽然没有参与但默许了这种行为的发生,那都是一种不可推卸的“罪恶”,这就是阿伦特在《艾希曼在耶路撒冷》一书中提出的“平庸之恶”,我认为它普遍地存在于资本市场。

  上市公司董事长频繁被抓,一般都认为只是董事长一个人的问题,很少有人去反思是不是这家上市公司治理方面存在深层次问题,更少有人去从上市公司董监高们身上找原因。像康得新那样,如果不是因为董监高没有履行应尽的监督职责,董事长的违法犯罪行为就不可能如此放肆,也不可能会持续这么多年而不暴露,董事长出事的背后正是董监高集体有意无意地“装聋作哑”。

  对于那些身处“恶”的漩涡中的人,需要反思的是,“不是你为何服从,而是你为何支持?”

  这预示着上市公司的高级管理层每个人都需要为公司的合法合规经营承担责任,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一切行动听老板指挥,不问合法不合法,老板让干啥就傻傻地干,反正公司出事了板子只打到老板身上,自己可以推得干干净净,毫发无损,大不了另谋高就换个地方继续干。

  为什么你没有选择不扮演这样一个零件呢?因为你缺乏思考,或者说不去思考,盲目生活和工作让你的内心里不认为“平庸的恶”也是一种“恶”。

  甚至,连董事长都不服。

  正是艾希曼的这种“不思考”,让他成为了一个没有反思和判断能力的死亡执行官。

  阿伦特提出的解决办法,就是深思熟虑的行动,就是行动中蕴含思考,不放弃思考也是一种行动。行动之前要做判断,理性判断,比行动本身更根本。

  没有一滴雨认为是自己造成了洪灾

  一家上市公司被处罚的相关责任人是这么长的一个名单,这是我们以前所没有见到过的。

  大爷我也陷入了沉思。因为,从“问责高潮”中发现了一个现象,就是每家问题上市公司被处罚的人员,再也不仅仅只是董事长和直接负责的副总几个人了,而是一长串的名单,真个是把董监高“问”了个遍,虽说投资者抱怨罚款的金额太小了没有让违法者付出应有的代价,但是,按照现有的法律法规,基本上都是顶格处罚,特别是,被“连坐”的人数屡创新高,威慑力还是极大的。

  对于艾希曼自我辩解“自己只是一个零件”的说法,当年的法官是这样回应的:“那么,对不起,你为何成为一个零件?或者,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还继续做一个零件呢?”

  被市场惊叹为“史诗级造假”的康得新百亿利润造假案:

  证监会认为獐子岛及相关当事人的相关行为构成信息披露违法,拟决定对獐子岛公司及24名相关当事人给予警告,并对獐子岛处以60万元罚款;对吴厚刚等24名相关当事人分别处以30万元、20万元、8万元、5万元和3万元不等的罚款。此外,证监会还拟对吴厚刚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对董事梁峻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首席财务官勾荣和董秘孙福君分别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在资本市场,我们需要考虑每个人都会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这个特性。说穿了,那些行“平庸之恶”的人,并非完全出于无知,而是有利益驱动的因素。支撑着上市公司这部机器是各种各样的个人原因、个人动机、个人利害得失及个人恐惧与贪婪,正是他们这些人在这个系统当中得到的个人好处,没有好处他们是不干的。

  正是由于思考所进行的自我反思,常常唤起自我的孤独对话,使得人们意识到那种“不能做什么”的良知的存在,为人们的作恶设置了重重障碍。

  老板太强势,手下的人大多习惯了唯命是从,总是觉得自己不过是打份工,跟老板关系搞不好就没法混了,久而久之,老板对的就是对的,老板错了也只能视而不见,对老板的敬畏超越了对法律的敬畏,上市公司的治理就没有不失衡的道理。

  所有这些个人因素,都被那个庞大的机器藏在里面,从外面看起来仿佛这里没有个人是机器本身在运转,谁都得听命于老板的指令,但是实际上,这个机器恰恰是许多人的个人利益推动着的,他们不过是利用这个机器来保护并隐藏自己的利益而已。

  从这几个案例的处罚面来看,监管部门给出的态度无疑是明确的,说明董监高再也不是只有权利而无责任的稻草人,而是需要切切实实地在其位担其责,如果履责不到位或者严重失职,是需要依法承担对应的责任的。

  高潮多了,市场容易疲劳。投资者交易的热情明显有所下降,似乎更多地陷入了对未来的某种沉思之中。

  杰罗姆·科恩说,阿伦特深深受益于奥古斯丁关于思考的这种经验,即思考是由对存在者之善的爱引导着的活动。因为思考不能被恶引导,而既然恶破坏存在者,所以她开始相信,思考活动本身能阻止任何从事思考的人去做恶。

  阿伦特在书中写道,“是纯粹的不假思索让他成为了当时的最大罪犯之一”。不假思索的意思是,当上级命令传达下来,下级就去执行。如果有一天有人追究,就可以甩锅说,“我只是在执行命令而已。”

  一下子处罚24名相关当事人,虽然绝对数额不大,但是,这主要是监管部门对其违法性质的态度,是一个清晰的信号,公司造假,不仅仅是董事长的事,所有相关当事人都难辞其咎。

  完善的公司治理结构,就是通过设立董监高等不同机构与岗位来实现分权制衡,避免上市公司被少数人尤其是董事长一人控制。很多涉嫌造假的上市公司都存在治理失控的问题,老板无视董监高的存在,董监高成了一个摆设。有的上市公司董事长公章随身携带,绕开董监高胡乱违规融资担保,将公司带向万劫不复之地,也给投资者造成巨大损失。

  我们通常认为的这种罪大恶极的刽子手,应该是穷凶极恶的杀人魔形象。旁听艾希曼审判的过程中,阿伦特发现眼前的这个人,并不是媒体所描述的那样。他既不是恶魔,也不像变态,也看不出有任何的坚定的意识形态信念,更谈不上什么个人魅力,如果仅从外貌和言谈举止来判断,我们很难把这样一个人和犯有滔天恶行的杀人恶魔联系在一起。但就是这样一个人,负责把整个欧洲的犹太人送进集中营。

  康得新造假的金额实在太大,持续时间太长,手段太恶劣,董事长被收拾那是跑不了的,但是,这么庞大的一个造假系统工程,以老板一人之力,断然不可能成功,必有众多帮凶“齐心协力”才可以成事,处罚面不够大不足以平民愤,可能大家会觉得处罚人多是这个原因。

  因为“个体那虽不必然能抵制但可以预防恶行、拒绝恶甚至不被恶引诱的倾向才要求每一个人,而不仅仅是要求哲学家或其他知识分子,注意那种‘因缺乏更好的名称而被我们称为道德’的东西。”

  在许多人的词典里,邪恶是一种很深刻的概念,描述一个恶人的形容词有罪大恶极、阴险狡诈、处心积虑等等。但阿伦特的论证告诉我们,邪恶其实并不一定就是那么复杂,而在很多时候邪恶是一种很肤浅的状态。

  这次监管部门对出事的上市公司董监高进行连坐问责,有利于唤醒那些麻木不仁的神经,促使他们“在其位而谋其政”,切实承担责任。要知道,“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某些上市公司董事长敢于长期肆无忌惮地胡作非为,很大程度上“归功”于董监高的沉默与不作为。不客气地说,很多上市公司董监高都只是木偶,他们眼睁睁看着大股东或实控人肆意掏空上市公司、进行各种利益输送而无动于衷,偶尔会有某些上市公司个别董监高对违法行为表示异议,但由于势单力薄,唤醒不了沉默的大多数,最后也阻止不了恶行的发生,久而久之,董事长习惯了独断专行,董监高也习惯了沉默寡言,原本失效的治理结构变得越来越糟糕。

  其实,《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七条规定得很明确:

  正因为通过思考,人才成其为人,甚至人的意义就存在于思考中。我们如果放弃思考,无异于我们放弃了人的价值和意义,也放弃了道德约束。因为思考带来判断,判断产生行动。

  第211期—程大爷论市:

  当“平庸之恶”这个词流行起来的时候,传递出了这样一种信息,“平庸”(无所作为)这件事本身就是恶的。

  证监会拟决定对康得新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康得新实际控制人钟玉给予警告,并处以90万元罚款,其中作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罚款30万元,作为实际控制人罚款60万元;对时任财务总监王瑜、时任资金部主管张丽雄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对时任总经理徐曙给予警告,并处以20万元罚款;对董事肖鹏给予警告,并处以10万元罚款;对相关负责人杜文静、闫桂新、包冠乾、吕晓金、王栋晗、那宝立、吴炎、钟凯、邵明圆、隋国军、苏中锋、单润泽、刘劲松、张艳红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5万元罚款;对其他负责人员侯向京、纪福星、余瑶、杨光裕、张述华、张宛东、高天、周桂芬、陈东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万元罚款。

  以往上市公司出事,除了直接责任人可能会被问责外,很少看到相关董监高集体被处罚,每个人都习惯了这种“不作为也不担责”的形式主义存在,“出事是老板的事,关我屁事?”,你看看,“没有一滴雨认为是自己造成了洪灾。”

  然而,看看市值也就20多个亿,涉嫌造假金额也不大的獐子岛,被处罚的人员名单也是一长串,这说明被问责人员的多少跟公司造假金额和市值规模似乎也没有对应的关系。

  所以苏格拉底说,未经审视的人生不值得一过。

  据新浪财经报道,獐子岛被监管部门处罚后,董事长吴厚刚表示,公司和被罚管理层都将进行申辩。目前,已经在准备申辩材料当中。

  相比阿论特所应用的社会领域,资本市场的“平庸之恶”更具有隐蔽性,也更容易被忽视。

  阿伦特指出“恶的平庸性”具有一个重要的特征,那就是“不思考”。换言之,恶来源于思考的缺失,当思考堕落于恶的深渊,试图检验其根源的前提和原则时,总会一无所获。恶泯灭了思考,这就是恶的平庸性。随波逐流,没有对错与是非,盲从。而一个人一旦失去了思考能力,就很容易成为恶的帮凶,助纣为虐。

  在艾希曼身上,他既不充满仇恨也不癫狂,也没有无尽的嗜血欲,但更加可怕的是,他是一个平凡无趣、近乎乏味的普通人。

  所以说,思考不仅仅让我们抵抗资本市场的“平庸之恶”,更让我们明白向善的方向,产生维护道德和正义的力量。

  当一个人浑浑噩噩,并不去主动思考自己在做什么,也不反省自己的行为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就很容易成为雪崩之中的雪花,或者洪水中的雨滴。

  第211期程大爷论市 16:48 来自券商中国 当前浏览器暂不支持播放

  也就是说,为什么偏偏是你,不是别人。如果你知道这个公司有问题,你也知道你是公司的一个零件,为什么你甘心做这个零件呢?你并不是没有选择。

  在利益至上的资本市场,极容易让参与其中的人在道德与理性层面冷漠和无所谓,因为他们习惯了不思考的服从状态,当懒惰、冷漠、无所谓成为一种普遍的文化状态之后,就有可能产生巨大的恶的后果。

  如果不去思考,我们就会沉沦在欲望当中难以自拔,我们就会沉浸在个人利益的得失计较中不辩是非,当然也就不会去抬头仰望星空和低头思考道德良知,去审视自己的行为是否运行于正义与道德的底线之上。

  艾希曼对自己的行为非常冷漠,他不认为自己罪大恶极,而只是执行了上级的命令。也就是说,不管谁在他那个位置,都会这样做,他只不过是听从命令的一枚螺丝钉。

  以上音频技术来自:讯飞有声

  艾希曼是纳粹党卫军的高级将领,曾负责执行犹太灭绝计划。后来被公开审判,阿伦特受《纽约客》杂志社指派,前往耶路撒冷,聆听了整个审判过程。

  这一点跟很多上市公司的董监高被处罚时的辩辞类似:老板安排我这样干的,我只能这么干,因为下级得服从上级,这是公司文化,我不是决策者,我不知道这是在造假,我只是上市公司这部机器的一个零件,一个螺丝钉而已。

  在资本市场,很多人浑浑噩噩的过日子,不在乎发生什么,也不思考自己行为的意义,而只是听从上级或者别人的指示,这种常见的不思考的状态,就是平庸之恶,它经常给公司和投资者带来无法弥补的损失与灾难。

  上周A股市场出现了几个小高潮。其中,既有20多只科创板集中申购的“打新高潮”,也有多家上市公司接连被监管部门处罚的“问责高潮”。

  那些被处罚的董监高们肯定会挺不服气的,因为以前都是只罚董事长和直接责任人的,现在是“相关人员”都要被罚,那些不是直接责任人的董监高们谁会认为公司造假的事跟自己有关呢?

  为了更好地理解“平庸之恶”,我们先回到这个概念诞生的时代背景。

  “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对公司负有忠实义务和勤勉义务。”对公司负有忠实义务,也即对于有损公司利益和投资者利益的违法犯罪行为,不管这个行为的实施者是老板还是其他人,董监高相关人员都应该一视同仁予以阻止,不能坐视不管。尽到勤勉义务的要求就是要对公司重大事务知情,对存在的可疑之处要勤勉尽调,董监高应当发挥自己的专业特长,利用所掌握的丰富内部数据资源优势,努力在重大事务决议和执行过程中发挥内部监管作用,而不是睁只眼闭只眼,当老好先生,甚至成为那些无良老板作恶的帮凶。

  在10天前的2019年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吴厚刚曾表示:“赔钱对不起股民,我今天在这里要向广大股民检讨,说声对不起。”吴厚刚表示,“我们用代价换来了两点:一点就是对风险的认知和敬畏;第二点,就是识别了我们这片海。”吴厚刚表示,“只要能挺住,这个代价可以通过未来的努力换回来”。可见当时他还是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还是以为不过是工作失误而已,所以才这么轻描淡写。

原文地址:http://www.moralbux.com/yulehuabian/2019/0719/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