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勇]“打工皇帝”唐骏和马云接班人张勇同一个

  再如果我的客户喜欢游泳,我就能陪着他在阳台的露天游泳池和他畅谈,

  他们住五星级酒店有一个共有的想法就是“应酬自如”,记得张勇和唐骏都曾经说过:我有国外的客户过来和我谈事情如果他们喜欢喝咖啡,我就安排的酒店的咖啡吧,

  阿里巴巴张勇

  如果我在忙应酬,我可以安排酒店前台给他们安排一个休息场所稍等片刻,因为五星级酒店还有一个特性,就是服务到位:他的服务贴心专业。正是因为这些服务才选择只要不回家就会选择把五星级酒店当家。

  真正把事情做的好的人有一个共有的特性“服务第一”“时间安排第一”

  要说他的这种思想差异,很可能是受到了西方思想的影响,因为唐骏最初可是在鼎鼎大名的微软上班的。而且虽然不买房子,可他的理财手段很多,赚的钱远高于等房子升值。

  在我国的沿海地区,做生意非常盛行,就算刚开始收入不如打工,可在他们眼里必须要有自己的事业才行,上班就是没有上进心。确实在南方也涌现出了不少富商,不过唐骏是个例外,他被称为“打工皇帝”,靠着打工,没做生意也已经有了超过10亿的资产,而阿里巴巴未来接班人张勇也是跟着团队脱颖而出的精英,打工并不丢人,丢人的是不思上进,打工皇帝唐骏与阿里巴巴最新掌门人张勇共有一个习惯——每天住五星酒店。

  2013年,担任阿里巴巴集团首席运营官。阿里内部对张勇的评价是:“高速路上换引擎的人,而且是把拖拉机换成波音747的人。”2013年开始张勇全面负责阿里国内和国际业务的运营,带领公司成功向移动转型,设计并推出全集团“Allin无线”,把手机淘宝变成全世界最大的“移动电商平台”;建立全球物流平台菜鸟网络;推出了让中国消费者购买全球品牌商品的平台——天猫国际;并主导了阿里巴巴很多重要的战略投资,包括苏宁云商,海尔电器,新加坡邮政,银泰商业集团等等,据说,阿里如果高鑫零售时,花了224亿港元,而收购的主角之一大润发的董事长黄明端,到现在都没有见过马云。

  结语

  今天9月10日教师节,风清扬马云正式宣布,自己即将在明年卸任阿里董事局主席,正式的从“马总”转变为“马老师”,马总退休后,接任的人是张勇,虽然名字听起来非常路人,但能让马云选中的人自然非比寻常,张勇到底何许人也?今天我们来做一些解读。

  可以说,张勇的到来众多方面改变了阿里。他参与重新设计了淘宝的商业模式,后又举全集团之力“All in无线”,使手机淘宝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移动电商交易平台,给阿里巴巴从PC端向移动端转变打下坚实的基础。此外,张勇还主导投资了苏宁、银泰,打造新零售标杆盒马,入股高鑫零售,收购饿了么,和星巴克等一系列国际品牌达成全面战略合作,使线上线下融合的新零售成为2017年以来的全球商业关键词和重要趋势。 业内人士认为,张勇不仅对阿里整个业务体系进行了全面升级,还两次对组织体系进行重大升级,“顺利”完成了CEO这个极富挑战工作的大考。张勇所带领的阿里巴巴早已超越了电子商务公司,彻底蜕变为以大数据为驱动,以电商、金融、物流、云计算、文娱为场景的数字经济体,服务于数以亿计的消费者和数千万的中小企业,深刻影响和塑造着未来商业。正因如此,马云在今日的公开信中把张勇评价为“合伙人制度”下人材梯队中的“杰出商业领袖”。可以说,张勇对马云两个职位(集团CEO、集团董事局主席)的陆续接任,既有水到渠成的客观必然性,也有若干年后“下一个张勇”继续领导阿里这家全球巨头公司的制度安排。

  张勇,男,1972年出生,毕业于上海财经大学,1995年~2005年,先后在安达信、普华永道两大会计师事务所工作;2005年加盟网游公司盛大,历任财务总监、副总裁兼CFO,2007年8月张勇辞去盛大CFO一职,当时盛大市值大概在30亿美元,马云曾经说过:“天不怕,地不怕,就怕CFO当CEO”,这里说的就是张勇这类人吧。

  2017年夏天,在外出差的张勇接到猎头的电话,”有个公司叫阿里巴巴,你愿不愿意接触一下?",通常上海人都不愿意离开上海,在这之前张勇接到过很多机会,一些公司找CFO或VP,一般都说‘不’,唯独这次例外,他知道电子商务应该是未来,淘宝是一家正在迅速成长的电子商务巨头,所以当时就考虑了一下,有了和当时阿里巴巴集团当时的CFO蔡崇信的会面。后来张勇加入阿里后,马云问他为什么会来阿里,张勇答得直接,“我已经干过一个30亿美金企业的CFO了,我想干个300亿美金的。”

  张勇

  接触--接受阿里

  2007出任淘宝CFO,参与设计淘宝商业模式,2009年年底淘宝盈利。比如有限度地推出各类品牌广告以及按照点击或成交付费的效果广告,同时推出各类增值服务、店铺管理工具或店铺装饰工具。2009年,创造“双十一”一直以来,每当双十一来临之际,大家都异常记挂马爸爸,但实际上张勇是双十一的创造者,始于2009年的“双十一”,成了张勇营销上的神来之笔。尽管最初淘宝商城中只有李宁、联想、飞利浦等27个商户参加,但是超乎所有人预想,整个平台交易额是5200万元,达到当时日常交易的10倍左右。张勇正式把“光棍节”变成“网购狂欢节”,最终淘宝销售额从前一年的9.36亿蹿涨至52亿元,其中淘宝商城贡献了33.6亿。2017年,这个数字已经升至1682亿,张勇将其打造成全球最大的网购狂欢节。

  我们可以用几个标签来说明“为何是张勇”

  2015年,最佳CEO加入阿里巴巴11年,在2015年接任陆兆禧出任CEO的位子后,连续13个季度实现阿里巴巴业绩健康持续增长,最近公布的2018年财报显示,阿里营收增幅超过58%,创下上市以来的最高增度。

  2011年,淘宝商城独立,张勇出任总裁事后看来,无论对张勇还是对阿里,这都是一个分水岭。于张勇,意味着他真正跳出了CFO的身份;于阿里,则代表着迎来B2C时代——一个张勇的时代。淘宝商城即是天猫的前身,在商业模式上,张勇创造了覆盖全球品牌的新模式,天猫的存在,瞬间拔高了阿里的整体气质,目前天猫已是全球最大的B2C平台之一。

  马云曾在公开信中高度评价张勇:在担任CEO的3年多中,张勇以卓越的商业才华、坚定沉着的领导力、超级计算机一般的逻辑和思考能力,带领阿里取得了长远发展,连续13个季度实现阿里巴巴业绩健康持续增长,已经证明自己是中国最出色的CEO;更因为他的战略格局和组织文化传承上的担当,阿里巴巴的接力火炬交给他和他领导的团队,是马云与阿里巴巴合伙人群体的正确决定。

  正当时--在阿里

  前身--阿里之前

  如果说和这个时代的其他改革者相比,张勇有什么地方比较幸运的话,那就是阿里的组织人事不僵化,而价值观驱动力又格外强大,足以克制部门壁垒、个人利益、目光短浅等“病毒”,使组织不至于蜕变为代表官僚意志的利维坦。

  上周末马云透出退休消息当天,阿里股价跌了2%,不过对马云的继任者张勇来说,把区区2%拉回来,可能压根算不上挑战——从2015年出任集团CEO以来,他已经将阿里巴巴股价拉升了超过200%。

  我在2017年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张勇2007年刚进阿里时担任CFO,后来兼管淘宝商城,创建天猫,打造了双十一购物节,一手做起了阿里的B2C业务,继而担任集团COO,成功带领淘宝实现了从PC端到移动端的转型,2015年5月10日,张勇接替陆兆禧,正式成为阿里CEO——这样的经历就像只用一条命打一款名为‘阿里巴巴’的游戏那样,容错率极其之低,但张勇硬是用这仅有的一条命,把阿里巴巴这款游戏打通关了。”

  之前,陆奇从百度离去时,我曾经想写一篇文章,比较陆奇与张勇。陆奇在百度没能成功,而张勇则率领阿里高歌猛进。为什么?

  不过,马云从此自由了吗?以他所喜爱的武侠小说中的隐士来比拟,作为中国最伟大的商人之一,马云显然更接近令狐冲而非风清扬,后者始终籍籍无名,前者则有拯救武林的赫赫之功,但一览众山后,金庸却在《笑傲江湖·后记》中大煞风景:“盈盈伸手扣住令狐冲的手腕,叹道:‘想不到我任盈盈竟也终身和一只大马猴锁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盈盈的爱情得到圆满,她是心满意足的,令狐冲的自由却又被锁住了。”

  马云宣布明年卸任,但正如公开信所言,“阿里从来不只属于马云,但马云会永远属于阿里。”作为创始人,马云永远是阿里的1号员工,他今年54岁,可以想见,在未来数十年中,马云在阿里的影响力仍然无人可以匹敌。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在2017年的一篇文章里,我曾经指出,“如果说马云是阿里巴巴的总设计师,那么张勇就是阿里的总工程师。马云负责天马行空,张勇负责脚踏实地。”论将马云的战略思想落到实处,没有人能比张勇做得更好,而马云对未来如同外星人般的预见力,以及对阿里文化和价值观的坚守,和张勇形成了很好的互补。

  在张勇率领下,阿里从一家电商公司,转变为包括电子商务、线下零售、智慧物流、网络支付、大数据和云计算等在内的庞大数字经济体,深刻影响着商业世界的变化和人们生活的变迁。

  这个和马云一点也不像的人,为什么能赢得后者的青睐?胜利是根本原因,胜利的次序也很重要——改革的通常逻辑是先取得授权再改革,但张勇是先从业务入手,取得增量胜利之后,再向另一个目标挺进。

  打碎的另一面,是培育。正如马云在公开信中所言,阿里创建的新型合伙人机制,独特的文化和良将如潮的人才梯队,为公司传承打下坚实的制度基础。

  原因肯定非常复杂,但我以为,张勇在阿里的地位和施展空间,是依靠持续的胜利一点一点建立的。他必须靠胜利来不断地滚雪球。

  张勇在阿里的这些时间,他一直在赢。

  当刘强东面临性侵指控,媒体人才发现“京东没有第二人”,一旦刘强东惹上大麻烦,和创始人切割不开的京东就会寸步难行;阿里则早几乎从创业伊始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之前采访一位在京东阿里都待过的企业家,向他请教两者不同,这位企业家表示:京东完全是刘强东的一言堂,而阿里从创业开始就是集体决策。马云从5年前就有意识地开始放手。如今马老师一年飞行时间超过800小时,300亿以下的case基本不管,但阿里在张勇等新一代企业家的管理下运转自如。

  这个和马云一点也不像的人,为什么能赢得后者的青睐?胜利是根本原因,胜利的次序也很重要——改革的通常逻辑是先取得授权再改革,但张勇是先从业务入手,取得增量胜利之后,再向另一个目标挺进。

  再说几句闲话。马云以54岁的壮盛之年退隐,这个锅得分金庸一小口。众所周知,马云是个武侠迷,他的花名“风清扬”就取自金庸小说《笑傲江湖》中的世外高人。金庸小说里的侠士,结局只有两种,要么成烈士,要么当隐士。这样来看,当隐士不算最坏。以金庸小说乃至整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价值观观之,归隐山林并不一定意味着失败,在某种程度上,反而代表着进入一种挣脱了权力秩序羁绊的自由之境。

  匪夷所思的是,张勇的胜利之路似乎看不到尽头。尽管他在接受《中国企业家》专访时曾说,自己也犯过不少错误,但站在旁观者的角度,那些错误没有一个是决定性的。对于张勇来说,胜利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对于阿里来说,胜利则是一种组织方式。2017年双十一,张勇曾说:“最好的团建方式,就是从胜利走向下一个胜利。”

  改革与其说是力劈华山,倒更像是砸核桃,改革者必须不断让各个层面的参与者尝到甜头,从而获得广泛的支持。胜利就是那些桃仁,但要砸开那些坚硬的外壳,又谈何容易。张勇的睡眠时间,可能是阿里员工里最少的,在阿里内网中,员工给张勇贴的最多的一个标签,是“比我聪明还比我勤奋”。但今时今日再来看张勇,绝对不是简单的聪明、勤奋能概括。他的战略眼光,对阿里的业务的布局,以及在组织和文化方面的思考,已经深刻的影响了这家公司。让这家公司变得更丰富和更包容。

  马云在公开信中盛赞自己的接班人:“张勇加入阿里巴巴已经十一年,自担任阿里巴巴集团CEO以来,展现出了卓越的商业才华和坚定沉着的领导力,连续13季度实现阿里巴巴业绩健康持续增长。他具有超级计算机般的逻辑和思考能力,坚信使命愿景,勇于担当,全情投入,敢于站在未来创新设计新型商业模式和业态。他被评为中国 2018 年最佳CEO排名第一,这份荣誉当之无愧!他和他的团队已经赢得了客户、员工和股东们的信任和支持。阿里巴巴的接力火炬交给他和他领导的团队,我认为这是我现在最应该做的最正确决定。这几年我和张勇的合作配合经历,让我对他和他领导的新一代阿里巴巴领导团队充满信心! ”

  在业务层面,马云早已放手。2017年年底阿里入股高鑫零售,花了224亿港元,收购的主角之一大润发董事长黄明端,一直没见过马云,从始至终,谈判对象都是张勇。收购饿了么的95亿美元大case,张勇也就给马云打了个电话汇报。

  张勇在2015年时面临的挑战,并不比这个时代的其他改革者小多少。而且,张勇跟马云,一点也不像。中国人,特别是手握重权者,在挑选接班人时的一个标准,就是像不像自己,说谁不行,一个重要的理由就是“不肖”。这个肖不是说相貌,而是气质、性格。张勇简直就是马云的反面。

  由此,也可见马云之伟大——能够将一个表现形式上跟自己处处南辕北辙的人作为接班人——如果没有宽广的度量,没有对未来愿景的充分信心,没有讲求实际的现实精神,没有富有预见性的制度建设,这一点很难做到。

  张勇从不做职业规划,他的阿里之路不是规划出来的,甚至也很难说单纯是个人奋斗的结果,正如张勇所言,他很幸运,在合适的时间,在一个互联网大爆发的时代,到了阿里巴巴,和阿里互相成就。千言万语,莫若阿里市值攀上3000亿美元时,张勇发出的喟叹:“这一切都是老天最好的安排。”

  马云向张勇移交权杖,早有征兆。2017年9月,阿里在黄龙体育馆召开18周年“成人礼”,总共只有三个演讲人,马云压轴,张勇开场,井贤栋中间。现在看来,那时候阿里系的权力格局就已经确立:张勇主掌阿里巴巴集团,井贤栋则带领蚂蚁金服,马云则作为精神领袖,为儿郎们保驾护航。

  历史无法假设,不过我总是忍不住会想,如果百度采用“张勇模式”,将宏大愿景与具体目标结合起来,一步一个脚印,用增量胜利来争取成为“时间的朋友”,是不是会更接近成功呢?

  之前我采访过的一位创业者曾说:“时间是xx的朋友。”时间可能确实愿意交朋友,但它非常挑剔,只有赢家才配和时间勾肩搭背,一旦失败,它甩开你时可是毫不留情。

  通关之路,步步惊心。仅仅将阿里从PC端迁徙到移动端这一关,按阿里人自己的形容,便仿佛“在高速公路上将汽车引擎换成波音747飞机引擎”,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组织利维坦化是大企业共同面临的问题,有些中国企业采取比较激烈的措施,把某层组织整体打碎,阿里价值观中的“拥抱变化”也是一种打碎,但不是一次性、大规模的,而是一种持续不断、常态化的“微打碎”,类似于细胞的死去和重生,通过人员岗位的变化,促进组织更新,从而保证了活力。

  在任何时代、任何机构,改革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很大程度上,改革甚至比创业难度更大,因为创业是白手起家,没有包袱,而改革却往往意味着,在拔足奔跑之前,你得先从坑里爬出来。

  必须指出,无论表现出来多大的差异,张勇和马云的底层是相通的。而且,在此基础上,张勇的不断胜利,和马云的逐步放权,乃是相互成就。没有马云的放权,张勇的施展空间难免逼仄,也正是张勇的挥洒自如,让马云得以从容授权。要知道,获得权力不容易,施予权力,在一个经济体级别的组织里,同样不轻松。

原文地址:http://www.moralbux.com/tiyudongtai/2019/0807/184.html